1. 首页 > 股权纠纷

小股东如何向法院申请解散公司?

作者:深圳赵国庆律师 日期:2021-06-29 21:53:07 


案情简介

被告成立于2017年3月22日,为有限责任公司,现登记的股东为朱某(持股65%)、陈某(持股30%)、司特公司(持股5%),公司执行董事为朱某。公司章程规定:公司营业期限为永续经营。股东认缴出资额分期缴付,首期缴纳0元,2047年1月1日前全部缴付到位。股东会会议由股东按认缴出资比例行使表决权。股东会会议分为定期会议和临时会议。股东会每年召开一次年会。公司发生重大问题,经代表十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股东、三分之一以上的董事、监事提议,应召开临时会议。另规定公司不设董事会,设执行董事一名。股东会议由执行董事召集、主持。

被告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18年、2019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原告于2020年8月6日作出《关于催告公司股东尽快履行出资义务的函》,其中称原告认缴出资的300万元已实缴到位,基于目前公司已停止经营,陷入僵局的现状,为防止股东损失进一步扩大,要求朱某于收函后5日内尽快提前缴纳全部认缴出资额650万元,并主持召开股东大会,处理公司解散、清算相关事宜。原告向朱某身份证地址邮寄该函,物流信息显示该函于2020年8月13日被退回。

原告又于2020年11月25日再次作出《关于提议召开临时股东会的函》,要求朱某作为执行董事,于收函之日起三日内向公司全体股东发出通知召集股东会议,会期不迟于2020年12月8日。本次临时股东会会议议题为对公司解散和清算事项作出决议。原告向朱某身份证地址邮寄该函,该函因原址查无此人被退回。

原告另提供了部分照片,称该些照片拍摄于被告注册地址,该地址已由他人租赁使用,拟证明被告已停止实际经营。朱某对该照片不予认可,认为该照片无拍摄时间、地点,且不、地点被告处于停业状态且无力恢复经营。


原告认为

原告持有的被告公司股权超过被告公司全部股权的10%。且原告在被告公司经营期间已经实际出资,履行出资义务完毕。被告公司成立至今,由于股东之间严重分歧,被告公司已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持续两年以上不能作出有效决议的股东会;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已被工商部门列出经营异常名录。自被告公司股东间产生严重分歧至今,原告曾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试图化解股东矛盾,但均无法有效解决公司僵局,公司经营已完全停滞,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特起诉请求解散被告。

 

法院认为

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是否应判决解散被告。

对于通过司法途径强制解散公司,《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的,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可以请求人民法院解散公司。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二)第一条规定,单独或者合计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以下列事由之一提起解散公司诉讼,并符合公司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一)公司持续两年以上无法召开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二)股东表决时无法达到法定或者公司章程规定的比例,持续两年以上不能做出有效的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决议,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的;(三)公司董事长期冲突,且无法通过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解决,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四)经营管理发生其他严重困难,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的情形。原告作为持有被告公司30%表决权的股东,有权以前述司法解释规定的事由提起公司解散诉讼,但是否应通过判决方式强制解散被告,应充分考量被告是否符合“1、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2、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这一实质要件。

首先,关于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发生严重困难问题,即,公司是否已陷入僵局。本案中,

第一,对于原告所主张的董事冲突问题。根据被告公司章程规定,被告公司不设董事会,仅设执行董事一名。客观上不可能存在原告所称的“公司董事长期冲突”情形。

第二,对于原告所主张的股东会无法召开问题。原告提供的证据显示,原告仅于2020年8月(本案立案前不久)、11月(本案立案后)向执行董事朱某身份证地址发送过要求召开股东会的通知,且通知内容便是要求通过股东会讨论解散公司。两份通知均因朱某未在该地址居住而被退回朱某实际并未收到两通知。因此,被告股东会未召开并非因实际不能召开,而是因原告的开会提议未能实际达到会议召集人。本案诉讼中,原告起诉时未列朱某为第三人,朱某得知本案诉讼信息后,主动联系我院申请参加诉讼,并向我院提供了其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的居住地址,其亦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并不存在无法联系的情况。朱某在本案诉讼中亦表示股东会并非不能召开。由此可见,被告并不存在无法召开股东会的情形,原告如需提议开会,完全可根据本案卷宗信息与朱某取得联系。

第三,对于原告所称的公司经营停滞问题。公司在经营过程中根据实际业务情况调整经营形式较为常见,不能因其暂时停业即推定其无恢复生产经营之可能。如前所述,被告的内部治理结构并非不能正常运行,公司具有继续经营的能力。被告虽因未按规定期限公示2018年、2019年度报告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但其亦可按照《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管理暂行办法第十一条之规定,向行政机关申请移出经营异常名录,该情形并不会导致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从上述三点可见,当前尚不能认定被告经营管理已经发生严重困难。

 

其次,关于被告继续存在是否会导致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问题股东利益应当指全体股东而不是个别股东的利益。个别股东利益受损时,完全可以依据法律规定通过其他方式寻求司法救济。而公司解散之诉是司法权力对公司自治的强力干预和终极手段,不能仅为满足个别股东利益而影响其他股东利益和公司作为独立法人所享有的利益,以及公司参与市场经济活动所产生的社会利益

 

此外,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是股东请求解散公司的必要前置条件,即使公司陷入僵局,法律也只在股东穷尽一切可能的救济手段仍不能化解时,才赋予股东通过司法程序强制解散公司的权利。本案中,原告亦未充分举证证明其已穷尽其他救济手段而无法解决公司内部问题。据此,被告并不符合法律规定的应予强制解散的条件


【判决结果】原告请求强制解散被告,依据不足,法院不予支持。判决驳回原告陈某的诉讼请求。

 

   【法律分析

1、公司解散诉讼的定位是股东对其权益救济的最后手段。所谓最后手段,是指股东在穷尽包括股权转让、减少注册资本、召开股东会或临时股东会、召开董事会或临时董事会、修改公司章程、引入第三方调解、审计公司财务、引入外部管理、破产清算等手段后,仍然无法打破”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这一僵局时,方可采取诉讼解散这一途径。故,在审判实践中,法院对于公司解散一事多持审慎态度最终判决驳回解散公司诉求的情况居多

2、法院倾向于从公司权力机构是否运行失灵、公司执行机关运行机制是否错位、公司监督机构是否缺位等三个层面评价公司是否陷入僵局。公司能召开股东会而连续两年没有召开、董事会长期冲突而股东会没有进行解决等,不能构成认定公司治理陷入僵局的依据。小股东意见难以被采纳、大股东之间矛盾不可调和等理由亦难以作为认定公司僵局的依据

3、虽然公司经营管理严重困难既包括公司权力运行发生严重困难,也包括公司的业务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但若公司仅业务经营发生严重困难,不存在权力运行严重困难的,亦不符合公司法的解散公司条件

4、股东以知情权、利润分配请求权等权益受到损害或者公司亏损、财产不足以偿还全部债务,以及公司被吊销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未进行清算等为由,提起解散公司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法律咨询,请加微信:

小股东如何向法院申请解散公司?(图1)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