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侵权纠纷

用人单位能否以劳动者构成双重关系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深圳劳动争议律师

作者:深圳赵国庆律师 日期:2021-06-18 08:44:16 

用人单位能否以劳动者构成双重关系为由与其解除劳动关系?


01  案件事实

F公司A分公司于2004年1月6日成立。2014年2月10日,F公司A分公司(甲方)与老张(乙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自2014年2月10日至2017年2月10日止,其中试用期自2014年2月10日至2014年5月10日。2017年2月9日双方签订劳动合同续订书,约定:续订期限自2017年2月11日起至2022年2月10日止。2017年7月19日,双方签订《变更合同相关内容记录》,载明:由于乙方未能将保险关系转入甲方,于2017年7月19日本《劳动合同书》终止,同时签订劳务协议。2018年4月26日双方解除劳动关系。再查,2015年7月27日,G公司出具证明一份,载明:兹证明老张系G公司职工。长期放假,不开工资。养老保险由单位承担。特此证明。2015年9月8日,F公司A分公司(甲方)与老张(乙方)签订《自愿放弃社会保险的协议书》,载明:乙方系甲方员工,甲方已认真讲解并告知乙方办理社会保险(养老、医疗、失业、工伤、生育)和公积金的重要性,但乙方以自己已经办理社会保险和公积金为由不愿意参加统一的基本社会保险和公积金的缴纳。经甲乙双方共同协商达成如下协议:一、乙方申请自愿不在甲方参加基本社会保险;二、甲方不再承担乙方基本社会保险相关的经济、法律责任和义务;三、本协议签订后,如乙方需要重新要求甲方为其办理基本社会保险,从乙方递交购买基本社会保险申请次月起,甲方再为其办理基本社会保险。同时本协议第一条将自动作废。乙方提出申请但尚未办理完成之前,发生相关费用均由乙方自行承担。四、本协议是基于乙方申请而签订,今后凡因履行本协议引起的任何经济、法律责任(包括行政部门对甲方的处罚)均由乙方承担。再查,2018年4月16日,F公司A分公司向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工会委员会出具请示一份,载明: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员工老张于2014年2月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公司多次要求老张将社会保险关系转入,但老张一直没有按照公司的要求去做,于2017年7月终止劳动合同,改签了劳务协议。由于老张的个人原因,导致其社会保险关系没有转入公司。按照省公司的规章制度,如果老张不能把社会保险关系转入,公司将不能继续留用,将要解除关系。妥否,请批示。2018年5月11日,该工会委员出具回函一份,载明:你们报来的《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关于将要解除员工老张关系的请示》已收悉,经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工会委员会2018年5月11日召开会议讨论决定:如果老张不能把社会保险关系转入,公司将不能继续留用,将要解除关系。此复。

2018年6月20日,F公司A分公司再次向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工会委员会出具请示一份,载明: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员工老张于2014年2月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在此期间公司多次要求老张将社会保险关系转入,但老张一直没有按照公司的要求去做,与2017年7月终止劳动合同,改签了劳务协议。由于老张的个人原因,导致其社会保险关系一直没有转入公司。按照省公司的规章制度,如果老张不能把社会保险关系转入,公司将不能继续留用,只能解除关系。妥否,请批示。2018年7月16日,该工会委员会再次出具回函一份,载明:你们报来的《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关于解除员工老张关系的请示》已收悉,经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工会委员会2018年7月16日召开会议讨论决定:如果老张不能把社会保险关系转入,公司将不能继续留用,只能解除关系。此复。另查,2019年4月10日,A市F促进会出具情况说明一份,载明:老张是我单位员工,其在2006年1月至2014年1月初在辽宁省A市L中国福利彩票销售厅从事咨询员工作,工作地点在A市T区。2014年年初,辽宁F公司销售有限公司A分公司成立以后,该F公司销售厅和老张等人就划归F公司A分公司管理,由F公司A分公司给老张开工资,老张工作场所和工作岗位均未改变。我单位从没有为老张支付经济补偿金。又查,2018年7月24日,老张向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请求裁决F公司A分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5702元;2018年5月、6月工资5054元。该仲裁委于2018年9月19日作出仲裁裁决书,裁决:一、F公司A分公司支付老张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赔偿金11371.5元人民币;二、驳回老张的其他申诉请求。

本案经一审、二审审理。

02  裁判要点

一审法院认为,F公司A分公司是否应当支付老张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及数额。依照《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劳动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四)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完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本案中,老张系G公司职工,其养老保险由原单位承担,老张未将保险转入F公司A分公司,故F公司A分公司可以解除劳动合同。依据《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应当事先将理由通知工会。用人单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规定或者劳动合同约定的,工会有权要求用人单位纠正。用人单位应当研究工会的意见,并将处理结果书面通知工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四》第十二条之规定,建立了工会组织的用人单位解除劳动合同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规定,但未按照劳动合同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事先通知工会,劳动者以用人单位违法解除劳动合同为由请求用人单位支付赔偿金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但起诉前用人单位已经补正有关程序的除外。本案中,F公司A分公司虽未在解除劳动关系时告知工会,但是2018年6月20日F公司A分公司已履行相关补正程序,2018年7月16日工会亦回函确认,老张以此为由主张F公司A分公司系违法解除,依据不足。故老张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5702元,该院不予支持。F公司A分公司请求判决无需支付老张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该院予以支持。二审法院经审理亦持相同观点。

03  律师分析意见

通过本案可见,劳动者因养老保险仍由上一家用人单位承担,在入职现单位后拒绝将社保关系转入的,用人单位可以根据《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与其解除劳动合同,用人单位确已履行相关民主程序或经补正已履行的,人民法院将认定解除合法。本案中,老张经F公司多次通知仍未将社保关系转入,F公司已经通过通知老张限期转入、将劳动合同协商改为劳务合同等多种方式进行协调,但老张仍不予配合,已经符合《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九条规定之情形,人民法院判决合法解除并无不当


随便看看